本文作者:灵动SEO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

灵动SEO 3 周前 ( 2020-06-10 18:31:35 ) 0 抢沙发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摘要: 2008年,有三件软件侵权大案浮现在公众视野里:迅雷起诉超级兔子、腾讯把珊瑚虫QQ的作者陈寿福送进监狱,番茄花园的“番茄门”。...

上了年纪的读者对鲁大师一定不陌生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1张

今年9月底,它在香港上市,股价蹭蹭涨,有些反直觉。因为印象里,它是 PC 时代的产品。

再加上它那聪明绝顶的logo以及霸气的名字:鲁大师

总透露着一股老年朋克风,让人忍不住夸他一句:“大爷牛逼!”

很多人并不知道,鲁大师这牌子不算老,第一次出现已经是2009年,PC时代的尾巴。

很多人也并不知道,鲁大师的原作者真的姓鲁,叫鲁锦,但现在上市的这家鲁大师其实姓周,周鸿祎的周,因为大股东是360公司,而原作者早已离开多年。

所以现在鲁大师是好是坏,已经和姓鲁的那位毫无关系,要找得找姓周的。

无论是招股书,还是其他官方渠道,鲁大师都不再提及原作者鲁锦以及2014年以前的事,但互联网有记忆。鲁锦的过往,虽然谈不上传奇,顺着他的故事,你却能看懂中国软件的脉络,并发现不少陈年趣事。

1

1989年,鲁锦还不是大师,朋友们管他叫他小鲁。

春节期间,十几岁的小鲁独自窝在家,摆弄着一个如今看来更像键盘的东西: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2张

PC-1500,夏普最成功的袖珍电脑型号,连着配套的打印机,像超市打印小票的机器。鲁锦照着手册按下一个个按键,不一会儿,清脆的打印声响起,纸条上有个字符构成的飞机图案。

之后的几天他几乎不愿出门,用这台从亲戚家借来的电脑写出人生第一个计算机程序 —— 一个坦克穿梭地雷迷宫的游戏,用的 BASIC 语言。

再之后,亲戚过来,拿走了电脑。

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1992年鲁锦考入四川大学无线电系。

机房里,一群同学戴着鞋套正襟危坐于电脑前,那是长城0520电脑,第一款国产PC,每次都要插一张 DOS3.3 的软盘才能启动。

鲁锦开机,运行了一个名叫WORDSTAR的软件,相当于那个时代的WORD和EXCEL,用它给父母写了一份信,感觉很自豪,这是当时很流行的事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3张

大三暑假,父母资助了鲁锦一台电脑:386DX/40,整整1M内存和210M硬盘,堪称高配,比机房的强多了。鲁锦弄到一套英文版 WINDOWS 3.1 的磁盘,第一次看到Windows的界面,立刻为之倾倒。

他意识到,未来个人电脑一定是图形界面的世界。也是从那时起,和 WINDOWS 系统优化结下不解之缘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4张

如今一个看着极其简单的手机 APP,背后可能有几万名员工,这在当时难以想象。—— 那个时代属于个人英雄。比如,凭一己之力写出 Foxmail (现在的QQ邮箱)的张小龙;比如45岁带着KV100杀毒软件独闯中关村,并创下销售记录的王江民;比如一人写出WPS单挑200人微软团队的求伯君 … …

鲁锦的第一个作品:Windows优化大师,就是独自在业余时间完成的。

1996年毕业,他到中国农行四川分行科技部软件科工作,起初负责开发一些 UNIX 系统的银行应用软件,一年后转做银行服务器系统的管理员,也就是运维。

银行的系统,你懂的,稳定地一批,鲁锦从来没遇上过 UNIX 系统崩溃的情况,平常上班,像是奥运游泳比赛时的救生员。

相比之下,WINDOWS 系统简直弱爆,鲁锦经常跑去帮朋友修个人电脑。那个年代的 WINDOWS 系统优化做得不咋地,有时硬件和系统都没问题,用起来就是不顺畅。

1999年年底,WINDOWS 优化大师第一版出炉,鲁锦终于可以让朋友们自助调教自己的电脑了。

虽然整个开发过程只花了两周,但很多资料是从95年他第一次接触 WINDOWS 就开始收集的。

鲁锦并不是唯一一个做这件事的人。在距离鲁锦一千多公里开外的苏州,一位名叫蔡旋的医科生同样受困于 WINDOWS 之卡,他比鲁锦早一年写出另一款系统优化软件,取名“超级兔子”。

这些年小米卖手机一言不合就“跑个分”,跑分用的“安兔兔”,就是从当年超级兔子的窝里出来的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5张

优化大师发布的第二个月,鲁锦就收到第一笔注册费,但他并没在意,早期收费标准也很随意,五块、十块都行,反正是委托软件代理商来帮忙收钱,自己只管撸代码。

但又过了两个月,鲁锦就不得不注意到软件的收入,因为超过了他的工资。鲁锦第一次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力量。

之后是一万、一万五、两万、两万五、三万……鲁锦也投入更多时间到优化大师,一年更新几十个版本。

这种情况下他居然没辞职,继续工作了整整八年,期间还因为开发银行业务系统拿了一个国家级的技术进步奖,由于表现突出,还升了科长。

到 2004 年春节期间,鲁锦终于决定离开,世界那么大,他要出去看看。

成都开往北京的火车开动时,他望向窗外,想起读书时看到的一句话“每一片被秋风吹落的黄叶,都曾有过一段辉煌的梦。”

2

Windows优化大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商业运作,是由一位福建商人主导的。

在转行成为天使投资人之前,他是全中国最有名的“域名大王”,坊间传闻他在几年里疯狂积攒几十万个域名,后来价值数亿,还传闻,他把原价几十块钱的域名卖给谷歌,赚了几千万美元。

2005年,蔡文胜把目光从域名转向创投,他看上了稳居各大软件站排行前三的Windows优化大师,找到鲁锦,用100万元买下版权,转手便卖给另一家公司,换来的现金和对方公司的一部分股份,价值约2000万元。

这并不是他当年最骚的操作,2005年他还花两百多万投了两家公司,一家叫58同城,一家叫暴风影音,后来的回报算起来也就十几亿吧。

这么想来,那笔买卖鲁锦确实不怎么赚,他当时已经成立15人的团队,优化大师装机量4000万,且在业内影响力很大,怎么看都值100万。

从蔡文胜手里接手优化大师的公司叫“成都共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“共软”),于是在2006年,北漂仅两年的鲁锦就有了理由回到家乡,以股东和CTO(首席技术官)的身份加入成都共软,并继续主导优化大师的后续研发。

3

如果你没听过“成都共软”这家公司,以为它只是个青铜选手,那就错了,在2006年前后,它是中国互联网实打实的王者,说它能呼风唤雨也不夸张。

“共软”两个字的来源是“共享软件”,这是那个时代特有的叫法。“共享软件”没有确切定义,那个年代什么软件好用,大家就在论坛里相互发帖共享,所以叫共享软件。

大多数“共享软件”介于“纯免费软件”、“付费软件”之间 —— 可以免费试用一段时间,然后决定是否购买注册码。

如果不买,有的还能接着用,有的会有功能限制,或是水印、弹窗之类的。比如你肯定用过的 WinRAR 压缩文件工具。

它永远都有一个“在线购买”弹窗,但你见谁为它付过钱?不付钱也能照用——它是典型的共享软件。

同样,Windows优化大师、超级兔子、网际快车、FlashGet、Foxmail……它们都属于共享软件。

在收购优化大师之前,“成都共软”已经有好几款软件,包括 Greenbrowser 绿色浏览器、IE工具条 Toolbar 和 Windows 工具盘,以及一个分公司级别的王牌项目:番茄花园。

收购 Windows优化大师后,共软为它成立了专门的事业组,重视程度仅次于番茄花园。

在当时,“成都共软”旗下的软件有个特点,不直接跟用户收费,而是靠在自家的软件或操作系统里给用户推荐其他第三方软件,按安装量收软件公司的钱。

你可能想说,这特么不就是软件捆绑安装么?是,但在当时,这种盈利方式还很少见。

2007年,共软已经靠这套打法盈利好几年,混得风生水起,决策者孙雨曾向记者打过一个比方:

如果说电脑硬件是房子的地基、Windows操作系统就是“清水(毛坯)房”,优化大师就是在“清水房”之上的“装修”,在此之上,包括迅雷、暴风这些应用软件就是“家具”……只要占领了客户端,就能像腾讯QQ那样进入多个领域。

如果你对互联网盈利模式有一定了解,你会觉得有点熟悉。

是的,后来周鸿祎用一套类似的掌法闯入个人杀毒软件领域,把一票同行打了个措手不及,有的人管它叫“三级火箭”。

本质上就是给用户的“清水房”提供免费的装修和安保,再找机会给用户推荐各种“家具”,然后找家具厂收钱。

再后来,2011年起雷军做 MIUI 以及小米手机,也跟当年 PC 时代番茄花园的这套打法差不多 —— 地和房子(手机)都很便宜,装修(MIUI)也免费,但装修师傅会给你推荐各种家具,在门缝里塞点小卡片。

在2003~2007那几年,成都共软在互联网领域的话语权极高,高到可以直接影响其他软件公司的生死。原因无他,因为它掌握了互联网的入口。

巅峰时,共软旗下的破解版 Windows XP系统占领着多半中国人的电脑,它预装谁家的软件,谁的市场占有率就能碾压对手。

那几年崛起的软件,比如酷狗、搜狗输入法、暴风影音、网际快车……或多或少跟番茄花园的预装扶持有关。

周鸿祎曾找番茄花园互换股票,用10%的360股份换番茄花园40%的股份,后者没答应。

共软的野心也很大,他们在远赴开曼群岛注册了新公司,计划在海外上市,一句“我们就是中国的微软嘛”一度成为共软高层的口头禅。

初到共软时,鲁锦也曾踌躇满志,他对记者说想把“成都造”做到海外,开发英文版和日文版。他还说三年之内不会离开,一定要认真做软件,做好优化大师。

原本 Windows优化大师就是系统优化类软件的佼佼者,有了番茄花园的预装扶持,更是如虎添翼。到2007年,鲁锦已经开始开发优化大师的升级版本(也就是后来的鲁大师)。

但此时所有人并没料到,导火索已经点燃,共软就像一个火药桶,即将被引爆。

4

到这里我们先歇口气,了解一下鲁锦这个人的性格,以及他所处的时代背景(共享软件的江湖)。

在同事眼里,鲁锦是个24K纯老实人,典型技术男,踏实干活话不多,属于老板们最喜欢的那一类员工。

除此之外他还很记恩。鲁锦的妻子怀孕期间,一位同事曾帮他联系医院,过了很久,朋友自己都忘了,他却还记得。

2006年前后,网上有人讨论各种关于优化大师的流言蜚语,鲁锦也极少回应,他说“希望用时间和口碑证明,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,与其花时间解释莫须有的事,不如把优化大师做得更好。”

由于性格稳重,技术资历深,他已经从“小鲁”变成“老鲁”或是“锦哥”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6张

Windows 优化大师并入共软后,自然而然也由原本的一次买断,终身使用的收费模转变为免费模式,捆绑第三方插件或广告来挣钱。

关于捆绑这件事,老鲁认真想过。

北漂那两年,3721中文上网服务曾找过来合作,Windows优化大师为其提供捆绑安装,合作了一段时间,但最终在2005年就不欢而散,一大原因是鲁锦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强求用户的安装方式。

彼时,网民们对流氓软件口诛笔伐的声浪也正达到一个高潮,2005年前后,网易还专门为此出过专题页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7张

后来鲁锦想明白了,捆绑并不等于流氓。

在生活中,捆绑销售其实随处可见,超市的买一赠一、电视节目插播广告、快餐店的汉堡套餐……这些都是捆绑销售,虽然不喜欢,但不至于“流氓”。

装修师傅给你推荐便宜又良心的家具,这并不流氓,还是件好事。反过来,给你推荐高价低劣家具,强制购买,这才流氓。

同样,捆绑只是一种销售方式,它不是软件的原罪,强迫和难用才是。(比如大家吐槽Windows辣鸡浏览器IE,却少有人吐槽苹果捆绑 Safari 浏览器,因为后者足够好用)

之所以捆绑现在让人反感,是主要是因为捆绑被一部分人玩过火,以及附带的其他流氓行为,比如无法卸载、窃取隐私等等。

2007年鲁锦所在的共软,虽然也靠捆绑来营收,但度把握得比较好,也注重用户体验。

比如,他们会针对不同的人群提供适合的破解版XP操作系统:

想快速装机就用“电脑公司特别版”;

想要纯净版系统就找“深度”系列;

“番茄花园”系列则专门为电脑小白打造,不仅界面好看,预装的软件也确实用得着,帮用户免去逐个安装的麻烦,且允许用户主动卸载。

除此之外,还有“龙帝国”系列、JUJUMAO系列、“雨木林风”系列等……简直要啥有啥。(注:有的出自共软,有的是深度合作关系)

话说回来,当年国产软件捆绑的盈利方式,其实也是被逼无奈。

中国共享软件大体经历了这么个过程

大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,许多软件作者纯凭兴趣写软件,也免费分享在网上。

2000年以后,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收费,以补贴劳动成本和烟钱,写程序毕竟很耗精力,还需要服务器、电费等成本,这收费无可厚非。

结果一收费,就有人挣到了大钱,很快,越来越多的个人软件作者在论坛里讨论如何写软件挣钱。

尤其在国外,消费能力和版权意识更强,导致国外居然有人靠写软件成为千万富翁。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掀起了一阵中国共享软件出海的浪潮,当年甚至有人专门写出教程 —— 《中国共享软件走向国际指南》,一时间成为众多软件作者出海的指南针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8张

鲁锦的 Windows 优化大师算是赶上了互联网用户付费意愿比较强的一段时间(2000~2004年及前后),之后随着网民的口味被“免费的午餐”养刁,以及各类软件破解版的出现,网民们的付费意识也越来越低。

在国内注册费用难以获取的压力之下,成千上万的共享软件因为没有资金支持而难以维系,走向了消亡,比如曾红极一时的下载工具网络蚂蚁。

最夸张的一段时间,某款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的共享软件,在国外能够实现几千美元的收入,而在国内一年只能收入400多元人民币。

人们嘴上说着喜欢某款软件,却不愿意出哪怕五块、十块。

鲁大师原来真的姓鲁 程序员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9张

(这条评论是当年中国网民的写照)

这种情况下,很多共享软件要么出海,要么“饿死”,要么寻求其他商业模式,比如广告、预装、捆绑……

番茄花园是国内最早吃螃蟹的,再后来,捆绑和广告成了许多软件作者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。

但捆绑打法也并非番茄花园原创,更早些时候,把捆绑玩得出神入化的其实是微软。

当年浏览器界的老大哥网景(Netscape)浏览器就是在一路高歌时,被微软利用 Windows 的垄断优势,捆绑销售自家的IE浏览器,最终拍在了沙滩上。

很多人指责软件捆绑,但在生存问题面前,纯粹用道德说教去呼吁共享软件作者不要捆绑这个,不要捆绑那个,显得很苍白。

5

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,鲁锦到共软的第二年,公司就出了事,番茄花园的作者洪磊忽然失踪了。

2008年,有三件软件侵权大案浮现在公众视野里:迅雷起诉超级兔子、腾讯把珊瑚虫QQ的作者陈寿福送进监狱,番茄花园的“番茄门”。

微软中国的高层很快高调举手承认:没错,番茄花园是我告的。

当时有人按照人头算了算,番茄花园的破解版XP系统帮全中国网民薅了总共大约70亿美元的羊毛(操作系统注册费)。

案件不久即宣判,洪磊和共软的其他几个高层因侵权锒铛入狱。

奇怪的是,在之前长达5年的时间里,微软都没找番茄花园的茬,甚至在此期间双方还谈过合作,打算一起开发中国特色改良版操作系统,可偏偏在08这年风向急转,直接把人送进了呢?

有人分析,微软在那个时间点起诉番茄花园是为了解决反垄断危机。

2008年8月反垄断法正式实施,在一则反垄断调查报告里,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都被定性为五星级垄断,所以微软急需证明自己虽然市场占有率高,但没挣着多少钱。

也有人说,微软先利用番茄花园等破解版XP系统的“漏洞营销”帮助其占据市场,击败其他操作系统,现在要推广新的 Windows Vista 系统,番茄花园的XP优化得太好,成了阻碍,就杀掉这头推磨的驴。

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:

来源: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保留出处。本站文章发布于 3 周前 ( 2020-06-10 18:31:35 )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57u.com.cn/news/18.html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灵动SEO个人观点,仅代表灵动SEO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